背景:
阅读新闻

全省“我心中的母亲河”征文一等奖获奖作品《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期:2012-02-29] 来源:  作者: [字体: ]

人生若只如初见

北师大株洲附属学校高三(4)班  何璇

 枫溪河,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你源自株洲大京水库,流经白关、五里墩、南方公司,最后在枫溪港注入滔滔湘水。

 据说,很多年以前,每到秋天,漫天的红枫应风而起,片片落叶如下凡的仙女,飘入水面,为河水披上了一袭红裙。枫溪河因此而得名。你是人人皆知的“美女河”,那烈焰般的红裙曾令多少文人墨客如痴如醉;你是情意绵绵的“月老河”,那无数的情侣嬉着河水,戏着红叶,在你身边许下了一生的诺言;你更是我们的“母亲河”,无怨无悔地养育了两岸一代又一代的儿女。可是如今……

往事流淌夕阳醉

 站在桥边,我静静凝视着你。千疮百孔的身躯啊,脏兮兮的无人搭理,人们捂着鼻皱着眉从你身边经过。儿时最亲的玩伴啊,是谁让你变成了这副模样?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思绪回到了十多年前。

    你的母亲是浩浩荡荡,带着千万年历史沧桑从远古蹒跚走来的长江。可是你没有他的张狂,你温婉宁静地流淌过无数春秋冬夏,默无声息地陪伴着两岸的万千生灵。小孩老人喜欢你,水中嬉戏,树下乘凉,是他们炎夏最清凉的享受;游鱼飞鸟喜欢你,河府小憩,河岸觅食,是它们四季最悠闲的时光;鸡鸭牛羊喜欢你,春戏清波,夏洗污垢,是它们早晚最惬意的光景……至于我,年幼而稚气的我,常常找到最偏僻的一角与你悄悄接触,闻着你淡淡的青草香,细诉遥不可及的梦想。你听着我的絮语,静静地流向远方,怀中捧着一抷醉人的夕阳,仿佛在对我说:“小姑娘,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只是长大了以后别忘了回来看我哦。”

此恨绵绵无绝期

 后来,我去了外地读高中,行旅匆匆,以至于没来向你道别,更别说拍照留念了。

 高中的时光像乘上了火箭,倏地飞过,太多的紧张与忙碌零乱了童年时代的记忆,其中就包括了对你回想。只有生物课时,我才得以正大光明的把你想起。但我读到的、听到的,却是一个个冰冷的字眼,一条条关于你的“负面新闻”:“长江部分支流由于泥沙淤积严重,已出现断流”;“因富营养化而繁殖的水华,已侵蚀部分长江流域,水体出现臭味”;“枫溪河一夜之间,河水由黄色变成墨绿色,水质很糟糕”……

 放假归家,我来到了你身边。天啊!多么触目惊心的字眼,多么不堪入目的图片!塞满了水华、泥沙、垃圾的水体像一滩烂泥堆在那,看不出流水汩汩,看不到鱼跃龙门,看不清碧天倒影,看不见红枫飞舞······就像躺在床上得了晚期癌症的病人,再也无法唱一支《鸟语花香》,奏一曲《泉水叮咚》。我多么希望他们所说的“部分支流”“部分水域”不包括你,可是你的名字赫然在目!我真后悔当时没把你红枫摇曳、纯洁美好、清澈无瑕的倩影拍下来!如果人们看到你娇媚的面孔,也许不会对你施以如此“酷刑”吧?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话,多好。我站在桥边,静静地凝视着你。听说你快断流了,其实我知道,就算我再怎么粗心,也会发现你再也无法绕过石块,穿过桥底,淌到遥远的天边为我捎回一抷醉人的夕阳;水华已侵蚀到你了,其实我也知道,就算我再怎么近视,也会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臭美地拿你当镜子照了,因为,原本清澈见底,散发淡淡青草香的你已变成了黏糊糊,浑身充斥着恶臭的“一锅粥”……

    夕阳缓慢地在天边抹匀开来,不远处的一所中学拉响了下课铃,学生们蜂拥而出,他们要过桥回家吃晚饭。一个又一个,埋头捂鼻,飞快地从我身边走过,他们之中竟没有一个愿偏一下头看一眼孤独了好多年的你。校园的广播里送来了歌曲,是周杰伦的《梯田》:“······自私的人类狼不狼狈,破坏自然的生态会不会很累,你说为了艺术要砍下一棵树,这样对还是不对,你说为了装饰请问干我啥事,是不是只能用相机记录自然,拿给下一代下一代回味……”

听到这儿,你是不是也流泪了呢?我亲爱的枫溪河!你的辛酸,痛楚,孤寂,无奈,我都懂啊!我多么想站在最高的山巅上,对着枫溪河两岸呐喊:谁能还给我,那个初见时的枫溪河?

                                  (指导教师:章登享)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