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温柔尘缘

[日期:2010-11-28] 来源:本校毕业生,现就读于清华大学  作者:张雪娟 [字体: ]

有一天朋友聚会,说到2010年,我有点走神,想2010年我该多老了,会有30了吗,大家笑,说现在就是2010年了呀,我一瞬间惊醒,现在已经是2010了吗?怎么我竟觉得自己还是在2008年。

无法解释那一瞬时间概念的混乱,以及那种过分清晰的以为自己在2008年的感觉。

2008年时,我在北师大株洲附校读高三。

是栀子花盛开的夏天,我走进北师大株洲附校,带着几分好奇与张望。

然后,任时光荏苒,我与母校的牵系始终如旧。

还记得我们余理事长帅气的笑容,每每听过他的报告或谈话,女生会叽叽喳喳议论半天,而议论的内容也许并不是其精湛的教育理念。

还有班主任笑起来的样子,那温柔的神色,令人恍然觉得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班上也会有调皮的男生,老师不太批评他,还找着机会表扬他,倒会让男生不好意思起来,我想,老师一定会是世上最好的父亲,因为他总是说:孩子会努力成为你眼中的孩子。而我们,那时在老师眼中似乎都是有着天赋的宝贝,于是,我们真的都在朝着自己的梦想走向成功。

暑假时同学聚会,知道 刘胜澜 居然在湖大成了大学助教,班级学生工作辅导员,理事长还经常到学校去看望她,不禁有小小的嫉妒;知道了学妹刘欣雨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并且 已经出书了还现场签名向母校赠书;  还有袁晶,在山东大学建立了北师大株洲附校校友基金奖, 暑假还组织了一批基金会的人回母校义务给学弟学妹补课……我想,她们心中一定也如我,对母校涌动着温柔的尘缘。

常常会有发呆的时候:时光可以倒流的么?

字迹会缩回笔尖……大海会流向源头……雨滴会飞离地面……玉兰会瞬间收拢成苞蕾……那么我会回到母校的课堂,齐耳短发,穿着蓝色校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又会蓦地惊醒,我们走了,曾在母校聚拢的一群人现在四散各地与各种生活当中。

而母校,会继续培育一群又一群少年,使他们的脚步坚定,内心丰盈。

暑期,欣闻学弟唐强居然考了艺术类的省状元,光文化分就有636分!欣喜之余,又觉得其实一切也未必就是偶然。

现在,我的小表弟也因为我的母校情结追随着在北师大株洲附校读书,于他,快乐与幸福应该会更多一些吧,因为重回母校时耳闻学校引进的好老师也添加了许多。再者,随着自主招生的比例增大,对于聪明活泼的他而言也是一种福音吧,我知道,我的母校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思维与能力的培养,会为他带来更多的通过自主招生的机会。20—30分的增加不知道当年的我们要多奋斗多少天甚至多少年。

此刻,灯光下,写着这些文字,将紧张而美好的日子一一忆起,愿如当年老师所希望的那样,始终有一点坚持,有一点向往,淡定而坚定地向前,在充满变化的芜杂的世间,保有自己的颜色。         

小小的地球,无垠的时间的荒野,无论距离多远,无论日与夜如何飞逝,我知道并深信,总有一些牵系永不会被割断,因此安心,勇敢,坚强,快乐。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