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推荐]全人教育九问——培养全人教育意味着什么?

[日期:2011-02-24] 来源:转载  作者: [字体: ]

全人教育九问——培养全人教育意味着什么?

来源: 《基础教育参考》2010年第l

作者: []艾米M阿扎姆 宋倩译

译者按:20世纪70年代末,一些教育家继承和发展了人本主义的教育理想,建构了以“人的整体发展”为宗旨的教育理论。美国学者隆·米勒(RMiller)将这种理论作了系统化的阐述,正式把这种理论称为全人教育。全人教育思潮传遍世界各地,形成了一场世界性的全人教育改革运动。在北美、澳洲、欧洲、亚洲。全人教育的思想对各级各类教育产生了重要影响。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EYC)所强调的“全人教育哲学”(who1echild philosophy),与著名学者霍华德·加德纳所提的“多元智能理论”(Multiple Intelligences)和我国教育强调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都有一定的联系。全人教育提供一种灵活且多元化的教育环境,让学生在均衡的学习体验中获得完整的发展,教育理念以人本精神为主,强调应减少对知识层面的传授。

美国《教育领导者》杂志主任编辑艾米·M·阿扎姆就全人教育(who1e child)专访了美国教学视导和课程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Supervislon and Curriculum DevelopmentASCD)全人教育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休·B·普莱斯和斯蒂芬妮·佩斯·马歇尔。普莱斯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曾经担任美国城市联盟(National Urban League)的执行总裁。马歇尔是美国伊利诺伊州数学与自然科学学院(Illinois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Academy)第一任院长。两位在此与读者分享有关全人教育各自不同但互补的观点。

一问ASCD的全人教育项目将孩子放在教育事业的中心。目前,哪些教育实践没有把孩子置于教育事业的中心?哪些教育实践将孩子置于教育事业的中心?

米歇尔:这个问题可能会引起一些愤怒。但我认为我们正在做的几乎每一件事情都没有将孩子放在教育的中心。目前,学校教育很大程度上被功利主义的观念、商业氛围所驱动。学校教育是为了达到特殊的目标,即事业成功或者商业成功,而设计的。不可否认,以上目的是很重要的,但并不是教育孩子的唯一理由。学习和学校教育应该超越功利主义的观念,不应仅仅满足服务于一个文化,不应被经济成功所驱动。

普莱斯:很多对学校教育进行改革并提高的方法都与控制测试、标准化测试有关。ASCD和全人教育委员会正在不同地方努力开启对话。这个对话是关于孩子的——如何培养健康、平和、接受良好教育的孩子。因此.我们要考虑以下问题:孩子需要什么?如何建构学校教育来满足这些需求?由此会产生哪些政策7

二问:有些评论家把全人教育理念称作是“模糊的”、“黏糊的”、“主观的”。那么,精确如何成为全人教育课程设置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

马歇尔:精确并非是机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认为我们现在所做的是机械的。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是以记忆为基础的,而不是以意义、深刻的问题、孩子学习团队合作的方法为基础的。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越来越少并且是片面的。本不该被分隔的学科现在被分隔了。不允许学生用大量时间精力致力于深刻概念的理解和重大问题的解决。当我们要求并培养学生在所有领域的能力时,机械学习就发生了。我们可以从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的多元智能理论里找到依据。对我而言,整体教育方法要严格得多,因为他们挑战认知的多样性。

打个比方,假如你面临一个从未见过的复杂问题。这个问题没有被限制到某一学科.因此你不知道它是一个化学问题、物理问题还是社会问题。什么是达尔福尔问题?它是一个什么问题?健康问题?教育问题?政治问题?司法问题?它包含了所有这些问题。当你剥夺孩子进行全方位解决问题的能力时,其实你是在让孩子们不要精确。你是让他们简化问题,快速给出答案,不参与“有意识的编织”——深刻的、明智的、综合的思考。如果你能将不同的观点联系在一起,如果你能应用某个领域的概念去解决另一个领域的问题,如果你能创造性地揭开以前从未见过的事物的面纱、用崭新的方法解决一个熟悉的问题,那么这才是最精确的学习。

普莱斯:全人教育的意义在于培养孩子学术能力和社会能力的发展。这并不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如果你不注意孩子生活中的一些非学术智能。那么要让这些孩子表现出学术能力是很困难的。不来学校上学的孩子很难在学校表现得好。我们这些相信全人教育的人不得不向大家说明,全人教育不仅提高了学业成绩,而且也展示出更健康的社会效果.孩子们更强的上学的意愿,更高的出勤率和毕业率,更少的事与愿违的行为。

我读过一篇关于一位纽约市即将中学毕业的女孩儿的报道。她是个很有能力的学生.但她的确对于离开学校还是继续留在学校很挣扎。她的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学校、社区、她的家人能够帮助她处理这些事情,那么她很可能在学术上取得成功。根据美国国家教育进展评估(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很多孩子没有发挥其全部的潜能。很多像我们一样在协会积极参与全人教育的人推测,很多情感问题、发展问题正在强加于这些孩子。

三问:协会关于全人教育的报告是指全人教育契约(Compact)。为什么你们将它称为契约?

马歇尔:我们从很多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是在谈论一个合作吗?一份协议?一份合同?或者一个难题?契约这个词有一种责任感、主人翁精神和代际传承(generational connectedness)。它不仅仅是输入与输出。它是成人与孩子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学校与家庭之间、父母与其子女之间、社区与学校之间、社区与孩子之间的一种允诺。当我们谈论全人教育时,我们不是在开拓创新。我们生来就是完整的。我们不能讨论太阳是“热的”或者水是“湿的”,因为它们原本就是这样的。这个修饰语听起来很滑稽、多余。当然,问题是我们正过着一种残缺的、不连贯的生活。孩子们开始怀疑他们的价值或者说是否只有他们的学习成绩最重要。

普莱斯:我们之所以把它叫做契约是因为支持全人教育不仅仅是学校的责任。很显然,学校扮演着至关紧要的角色,但社区、家长、教师也同样重要。如果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那么他们就能增加孩子成功的机会。如果他们不采取行动,那么就会给别的部门带来困难。例如,如果社区正在努力做好,但学校并不重视全人教育,那么孩子就得忍受学校的教育。如果学校做得很出色.但孩子的家庭或者周围环境存在问题,那么学校的工作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首先要达成共识,我们不仅仅是讨论孩子如何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我们也讨论他们的社会、情感发展。目前,当我们说到其他这些需求时.学校正面临考试的巨大压力,压得几乎不能喘息。政策制定者需要知道,公共政策不能只集中于考试。学校需要艺术课程资源,咨询和健康活动的资源。

社区机构需要发挥作用。它们必需提供帮助以加强成就目标重要性的认识、保证社区安全、提供放学后的支持。类似的交流对话需要发生在所有部门,所有社区。

四问:全人教育方法怎么能够有针对性地解决公平性和学业成绩差距?

普莱斯:如果我们不从整体上分析孩子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知道学校、社区、家长、教师如何联合起来处理一系列的干扰孩子成功的问题,我们就无力去缩小成绩的差跑。很多成绩好的孩子已经得到了这些支持。在很多社区这些支持已成为社区的重要功能。如果你对那些在学校表现较差的学生生活进行观察,你会时常地发现在发展支持方面存在短板。学校不再习惯提供这些支持。虽然也许曾经可以,但现在他们远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来自考试的压力已经产生了负面的影响,挤出了孩子所需要的原本的很多支持。如果我们无法保证这些支持,那么我们只能看到尖子学生的微弱进步和长期落后学生的停滞不前。

五问:对当前学校系统提出抗议的一个批评是这样的,认为目前的学校系统停滞不前.没有培养出具备将来在工作与生活上获得成功所需要的技能的毕业生。全人教育方法能够面向未来做得更好吗?

马歇尔:现在很多报告集中于学生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方面的需求,但很不幸这个焦点是“我们如何证实美国孩子和印度、中国、日本、朝鲜、韩国、新加坡的孩子一样具有竞争力?”这些担心是被竞争所驱动的。你很少听到关于我们打算在数学和科学上做些什么,以使得我们的孩子拥有解决人类处境的工具。我认为,其主要基础是提升人类的生活境遇。当它成为你的科学、数学、技术工作的焦点时,你就有了一个关系国计民生的动力.因为提升人类条件将需要大量的创造力、发明和想象力。

使如此多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儿——失去对科学、工程、技术的兴趣的原因是我们要有竞争力,我们要挣钱。冷战期间,我们不得不打败俄罗斯人。现在,我们不得不打败印度人和中国人。我们应该后退一步,询问自己我们为什么要试图打败他们?

来自全人教育环境中的各种各样的思想是非常不同的。比如,如果我将不认识的x个儿童放在一个房间里,让他们解决一个从未见过的、杂乱的、结构混乱的问题,那么我就能够挑选出那些曾经在全人教育环境中受益的学生——通过他们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如何合作,问了什么问题,自信心水平,处理模糊、悖论、复杂性的适应性,熟练驾驭概念的能力。在2l世纪和22世纪,成功就应该是这样的。

六问: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全人教育是可行的?

普莱斯:我们在全人教育委员会报告中曾经引用过的研究显示,14个因素与白人学生和非白人学生的成绩差距相关。根据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的调查显示,14个因素中,多于一半的因素与校外现象相联系。我们在报告中包括了一些个案。例如,在田纳西州的查塔努加市,除了集中于教师质量这样的事情.学校正在进行更多的有挑战性的、相关课程设置的创新。他们为学生提供更人性化的、更有参与性的经历.且显示出满足学生需求的灵活性。结果,他们获得了显著的收获:2006年,这些学校74%的儿童在阅读测试中获得“熟练”或者“优异”的成绩。在田纳西州,曾经不及格的学校比全州90%以上的学校都做得好。我听到这些很高兴。

七问:全人教育能否与当前的高压教育中的考试要求共存?

马歇尔:它们共存就像奇怪的、不舒服的伙伴。我们所需要的是评估工具、过程,以及深层次概念理解和综合认知方式的机制,使学生从初学者的理解方式转变到专家式的更深层次理解的连续体的机制。我们需要评估工具进行辨别、跟踪、显示成长过程,展示学生如何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有技术能完成这样的工作。

目前的结构是一种根据记忆、传播、习得、通用的、服从的、惩罚的输入模式。从根本上讲,它是基于竞争的。基于恐惧的。

全人教育是不同的。它不是简单的关于获得信息和内容的;它是关于你用那些信息干什么的。本质上来说,每一种认知方法都是一门语言。在我所在的布鲁金斯学会,我希望孩子们能使用多种语言:会数学、科学、诗歌、跳舞、音乐、艺术、历史。如果我们不吸引孩子们进来——吸引他们的直觉、情感、敏感度——那么我们就是把他们能够学习的很大一部分排除在外。当我们让孩子完全参与到学习中来时,他们会变得自信、不害怕、能够揭示一个问题并解决它、能够协同工作。我们需要为此寻找证据。

八问:如果请您给教师、学校、社区提供一个建议以促进这种教育。那么这个建议是什么?

马歇尔:在最初阶段,保证社区里每个有孩子的家庭都有相关资源和工具以了解孩子的成长。很多年前.当我在南美参观访问时,某个国家的确有人类智能部部长(minister of human intelligence)一职。这个部长的部分工作就是确保给新生儿的妈妈在第一时间提供特别的物质支持。医院里有人会帮助新生儿的妈妈及其家人了解儿童是怎么成长的。

我们的社区应该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应该确保这个全人教育契约(Whole Child Compact)适用于所有孩子。确保孩子能够获得卫生保健和教育。如果孩子的家庭非常困难,社区应该保证他们有安全的地方成长。作为社区中心的学校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

普莱斯:我不想只提出“一个建议”,因为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我们需要吸收全人教育的理念,并考虑它的课程含义。教师们需要对此观点进行反思,与学校、社区结合起来共同为支持它的公共政策而战。

我刚完成了一篇论文。我们从军事上学到的如何教育那些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困难的孩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国民警卫队挑战项目(National Guard Challenge Program)比起大多数学校所做的更能体现全人教育。这个项目重点在8个核心部分:健康、驾驭生活技巧、学术、公民身份、社区服务、领导能力和伙伴关系、体育训练、应聘技巧。无可争议,我们所认为的最严格的训练场所比我们的教育系统更灵活。

九问:回顾您自己的童年,什么是您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全人教育瞬间?

普莱斯:我小的时候,不会打棒球。但是在追求我最爱的棒球的过程中,我废寝忘食地阅读供儿童及成年人阅读的棒球杂志。对棒球爱好的追求加强了团队精神.加强了我的学业技巧。增强了我的好奇心。

我经常说一个学校应该把杰基·罗宾逊(Jackie Robinson)的生活变成一门持续一年的课程,该课程覆盖很多学科,从黑人移民至北部西部,到机会平等,到军事司法系统。所有这些都综合到了他的生命中。而且,孩子可以学会怎样计算棒球内场的平方面积。在场地上,各垒边线展开为一个正方形。但是,一旦你到了外场,你所面对的是奇怪的形状,那么你就得学如何分析了。你也能学到一些物理知识:当你扔出一个球又被击回时,它是以一定的速度通过某一个平面飞来的。教育经验应该真正地集中注意力于孩子的激情、好奇心。

米歇尔:我一直是个学习者。小的时候,我们拥有一辆1956福特车。爸爸买了这辆车但是不带收音机。他说当我们可以唱歌时,为什么要买收音机呢?无论何时我们进行家庭长途旅游时,我们编歌唱,拼写单词,我们识别车牌照是来自哪个州,我们带着地图因此可以准确知道我们在世界的什么地方,在国家的什么地方。我们学会了如何集中注意力。每件东西都引发奇妙的问题。我们总是编故事、谜语、作诗。每件事情都是学习。但这些不是学校的教育。它是关于学习的,是努力弄明白问题,是“如果”怎样那么将会发生什么的问题。我是如此幸运。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