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吹响全人教育的号角 (转载)

[日期:2011-02-24] 来源:教师委科研科  作者: [字体: ]

吹响全人教育的号角 (转载)

书评人:周雁翎

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什么?这是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几千年来面临的共同困惑!

现在,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形成了这样的共识:教育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激发人的全面潜能,使受教育者在道德、情感、知识、体魄、审美、独立思考、创造力以及公共精神等方面都得到均衡发展——这种教育就是所谓培养“全人”的教育(而不是“完人”教育)。因此,全人教育是一种以促进人的整体发展为目的的教育。

全人教育的思想在西方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柏拉图的“和谐就是善”,裴斯塔洛齐的“和谐发展教育”思想以及亚里士多德的“自由教育论”,在本质上都体现了全人教育的理想。在近代,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教育家和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从人性和人的自由出发,将人的个性的全面发展作为教育的目标。19世纪初,德国教育家洪堡提出了造就“完全的人”的教育目标。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实用主义教育家杜威提出“教育即生活”,倡导儿童中心主义,主张在生活中、在活动中发展儿童的潜能和创造性。20世纪以来,随着人本主义哲学的影响不断扩大,全人教育的思想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曾主政芝加哥大学校长的赫钦斯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促进人的理想、道德和精神力量的最充分发展,培养完美的人(perfect man)、完整的人(acompletehuman being)、自由的人而不是片面发展的工具,极力推行通才教育。作为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主要代表,马斯洛认为,人的发展不仅包括知识和智力,而且包括情感、志向、态度、价值观、创造力、人际关系等,教育的目的在于人的整体发展;罗杰斯则明确主张教育要培养“完整的人”(thewholeman)——“躯体、心智、情感、精神、心灵力量融会一体”的人。而日本教育家小原国芳认为,“全人教育”应该由六个方面组成,即“真、善、美、圣、健、富”——“学问的理想在于真,道德的理想在于善,艺术的理想在于美,宗教的理想在于圣,身体的理想在于健,生活的理想在于富”。

20世纪70年代末,一些激进主义教育家继承和发展了人本主义的教育理想,建构了以“人的整体发展”为宗旨的教育理论。美国学者隆•米勒(R.Miller)将这种理论作了系统化的阐述,正式把这种理论称为全人教育(holistic education)1988年,米勒在美国创办了第一份以全人教育为宗旨的专业期刊——《全人教育评论》(HolisticEducationReview)19906月,在米勒的倡导下,80位支持全人教育的学者在芝加哥签署了著名的“全人教育宣言”——《2000年的教育:全人教育的观点》。

自此,全人教育思潮传遍世界各地,形成了一场世界性的全人教育改革运动。在北美、澳洲、欧洲、亚洲,全人教育的思想对各级各类教育产生了重要影响。在东亚地区,韩国在20世纪80年代的教育改革中,明确提出了全人教育的目标——面向21世纪进行全人教育,青少年学生要主动适应社会需要,做21世纪国家的主人。在日本,全人教育成了明治维新时期的教育改革之后对日本影响最大的一场新教育运动,对日本民族素质的整体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我国台湾、香港,全人教育的思想对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事实上,全人教育原本就是中国传统教育的目标。孔子所谓“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以今日人文教育课程加以对比,也就是文学和历史并重,哲学和艺术兼赅,待人接物的礼节和安身立命的素质兼顾。透过这样的课程学习,学生能认清自己进而关心他人,热爱家庭进而热爱社会和国家,发挥至诚进而关怀天地万物——这种旨在培养理想人格的儒家教育,实质就是一种全人教育。

20世纪初的中国知识界,王国维和蔡元培等先贤也标举过全人教育的理想。王国维于1906年在《论教育之宗旨》一文中说,“人是知情意的综合体”。蔡元培指出,“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这种教育思想深刻影响了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教育界。然而,时代进入到20世纪中期,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为了在短时间内“赶超英美”等西方国家,在全国全面推行苏联教育模式,试图迅速培养能够立即使用的“现成的专家”。但是,半个世纪的实践表明,这种“偏颇的教育”所培养出来的人,只能是单向度的人(onedimension person),或曰“半人”。这种人固然暂时可以满足社会发展的一时之需,但无法“善尽”一个“人”的多方面智慧和能力。正如爱因斯坦所言,“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因为专业教育可以使人成为一个有用的机器,但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当前,中国社会正面临一场深刻的历史性转型,教育的矛盾和冲突日益严重,教育的本质被严重扭曲。全人教育的倡导,是对当前中国教育危机和社会矛盾的一种历史反思,是对“工具化”的“苏联教育模式”的拨乱反正。在不可抗拒的时代大潮中,中国教育正酝酿一场深刻的变革——向全人教育模式全面转型。

全人教育是当代教育的大趋势,它既是一种教育哲学,涉及教育的目的和价值问题,同时又是一种教育实践,涉及课程设置、教育内容、教育方法以及教材和相关读物编写等具体问题。因此,实现全人教育的目标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轻而易举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参与。

北京大学的全人教育计划,试图在中小学通过人文教育、科学教育、传统文化教育以及公民教育来培养中小学生的“全人”素质,在大学通过广泛开展的通识教育来提高大学生的“全人”素质。其整体框架主要涉及到如何正确处理四个方面的关系问题,即人与自我,人与社会和国家,人与自然以及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

人与自我的关系,就是要处理好身心相统一、相和谐的问题;人与社会和国家的关系,就是要协调与他人、与社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即培养公共精神。历史上中国的传统教育高度缺乏公共意识的培养,未来中国民主法治社会的建立必定要以公共意识的培养作为基础;人与自然的关系,就是要建立人与自然相和谐的关系,热爱大自然,探索大自然,珍惜和保护大自然,追求真理,培养科学精神。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就是要继承我们民族文化中那些优秀的传统,并注入时代精神,使其获得新生。

正是秉持这种教育理想,北京大学出版社近年来陆续组织编写、出版了《新人文读本》、《新科学读本》、《新公民读本》和《新国学读本》等面向中小学生的系列优秀读物,以及面向大学生的系列通识教育读物,试图以此培养学生的综合素养,完成人格的全面塑造,为全面的“素质教育”服务。

北京大学出版社肩负匹夫之责,试图从学生读物打开突破口,为全人教育计划吹响号角,为中国教育转型呐喊呼号。这既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理想和追求。因为,一个教育的新时代已经离我们不太遥远了!

《新公民读本》小学卷410/册共402006年版主编:杨东平;

《新人文读本•珍藏版》小学卷4册中学卷425/册共2002007年版 主编:曹文轩;

《新科学读本•珍藏版》共825/册共2002007年版主编:刘兵;

《新国学读本》将于今年6月推出启蒙卷6册、拓展卷620/册共240 主编:冯天瑜

    均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文汇读书周刊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