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推荐学习材料:新观察—大家为什么不满意株洲的教育?

[日期:2010-03-22] 来源:  作者: [字体: ]

—余年初

媒体发动对株洲教育的讨论可以理解,也必须支持,更要给出答案。

诚如市教育局的领导所言,株洲的教育整体上居于全省先进水平,但为什么大家还是不满意?是株洲教育真的不行,还是社会对株洲的教育不够了解?是衡量的标准有偏差,还是市民的要求不切实际?

其实,对教育的不满不是株洲独有的现象,而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大家为什么不满意株洲的教育呢?

一、我国教育的总体设计和水平与社会需求相背离

不少有识之士曾放言中国的教育是最保守的领域,美国《纽约时报》评论中国的教育和中国人的筷子一样没有变化,这的确是中国教育的现实。

在这样的大的框架之下,株洲的教育想别开生面地建设一片新天地犹如苛求残缺的基因孵化出健康的孩子。“残疾人”运动会的成绩只能是如此这般。即便是株洲的教育做好了某一面,还会有另一面的批评和指责。有人说株洲高考北大清华少,北京地区北大清华多,但北京人照样骂教育,并且以北京人的口才,骂得比你更尖刻,更难听。不少家长千方百计把孩子送长沙,殊不知长沙的市民对教育不满的牢骚比最近的天气还火爆。

二、株洲教育本身有系统的不足和局部的差异

比如:株洲因工业而立市,以前企业办学比较多,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布局不合理,教师水平参差不齐,办学条件好坏不一的情况。

比如:最近几年,株洲经济建设、城市化进程突飞猛进,发展和配套一时难以兼顾,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兼顾,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公益事业配套相对滞后的局面,学位紧张,投入不足在所难免。

还比如:因为“校中校”的后遗症,导致公办初中的质量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民办初中独领风骚。

再比如:株洲的教育培训机构良莠不齐,有的甚至和学校相勾结,老师相勾结,利益至上,串通谋利。

等等这些,是现实中的问题,也是未能很好解决的问题。

三、不少市民的评判标准过于简单

教育是一个社会化很强的行业,也是一个专业色彩很浓的行业。对教育的评估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需要时间而非当时的几个指标就能结论的事情。

1980年代,中国人到美国考察,看到美国的孩子在课堂上走来走去,动不动就反驳老师的意见,心中窃喜:超越美国指日可待。美国人到中国考察,看到中国的孩子中规中矩,奥赛成绩一路领跑,心中无限悲哀:中国教育的前途无可限量。但是,三十多年过去了,美国依然是美国,中国也依然是中国。

评价一个地方的教育不能简单地以考试结果为标准。今天的考试选拔本身就是一个斜眼看世界的制度。三十多年来,每届的高考状元有成就的并不多就是有力的明证。何况考试的结果和教育水平有关,更和生源的质量有关。

遗憾的是,我们不少市民只以高考论英雄,把高考当成了核心甚至唯一的标准。

株洲人当长沙为追赶的对象,且不加思考、不计成本、不辞辛劳地将孩子送往长沙。可长沙的市民就经常质问,“四大名校”到底培养了多少长沙的学生?笔者所知道的是,直到今天,“四大名校”都没有公布过学生的区域来源。试问株洲籍的家长,“四大名校”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中是否有你孩子的名字?

仅从高考情况来看,株洲的教育水平也并非大家议论的那么差。整体的上线率就居于全省的前列,去年的学业水平考试还取得了全省第一的成绩,株洲教育的含金量不可谓不高。有一种说法,株洲的教育全省倒数第三,从社会学的角度讲,那是谣传。从法律学的角度讲,那是诽谤。既缺乏事实依据,更缺乏科学标准。

四、专业舆论声音微弱

专业舆论应该是某一行业的权威舆论,但费解的是关于株洲教育的专业评价只是某一场合的窃窃私语,或者只是相应报告的自我肯定。究其原因大致有三:行内人士不想评价,不敢评价,没机会评价;社会不信专业人员的评价:有影响力的场合不给专业人员评价。

专业舆论不足不够,偏见和误解自然成为主流的声音,以讹传讹,老虎也会说成猫。

教育以不到GDP4%的投入引起百分之百的家庭的关注是中国特有的社会现象,这既反应了中国教育和百姓家庭的密切关系,同时也折射出教育内部确实存在着不少的问题。笔者希望这种关注一如既往,但更希望我们的关注不失理性,我们的评价不失科学,我们的结论不失公正。对株洲的教育如此,对全国的教育也如此。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